caasih.net

我是如何參與零時政府

COSCUP 後好些人來到 #g0v.tw 後,和當初的自己一樣,不得其門而入,於是想簡單提一下,我是怎麼參與零時政府

寫在前面

本來就會的事情有:

  • 知道 IRC ,也試著用過,但對於人少的頻道,很久會有人回應這點十分不習慣。本來只知道人多的頻道如 ##javascript 。對現在沒有機器可以掛的我來說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錯過訊息。
  • 有 github 帳號,但是沒有和人合作過的經驗,只用來放自己的東西,而且每個 repo 該有的東西不一定完整。
  • 曾經嚮往 Google Wave 的願景,也看過、聽過「the Mother of All Demos」的故事,但是沒有真的和別人一起用過協作平台。

一開始

去過一兩次 WebMeetup ,在那邊見到了 TH Schee 、 Jedi 、還有 ETBlue ,後來從他們在 Google+ 上的文章得知 g0v ,那時應該是第零次動員戡亂黑客松,我在高雄一邊聽 KIDS2012 一邊上 IRC。

默默關心到第壹次公地放領黑客松前,才跑出來說想對公報做肉眼 OCR ,那時的想法是, g0v 長輩、大神、強者太多,還是做些雜事。沒想到這個坑沒填完,還厚著臉皮賴在 g0v (遮臉)。

第壹次公地放領黑客松,響應 ETBlue 的號召,參加台中場。看到大家都那麼厲害,心想也要做自己的東西,那時還在想公報 OCR 的事,於是想弄個能自己分發圖片給別人的服務。

問題來了,實際做了才發現,一直以來都在打工,沒做過強度夠大的專案的自己,根本不知道怎麼做才好。 REST API 設計?怎樣才好?看別人的 API 怎麼做?我沒有實務經驗怎麼知道他為什麼那樣做比較好。 express 怎麼用?不會用!連他的設計哲學都不清楚。(雖然後來終於看了 Smashing Node.js )

加上 RealLife™ 中的一些雜事,我想自己只能承認,我沒有獨立完成一個專案的能力。

中間有段時間沒注意 g0v ,沒上 IRC 。

後來去了 OSDC ,除了跟 poga 會面外,一邊文字轉播給朋友聽。就在那一天,聽到了 au 大神的 PgREST - Node.js in the Database ,之前在 IRC 與 hackpad 上親眼看到萌典是在多短的時間內架起來,再聽到這演講,內心深處,有什麼又燒了起來。

身為旁觀者,在外圍,只能看到東西做出來了,並不知道背後還有那麼多細節、那麼多故事。也不知道那些曾經在故事中聽過的,開源社群驚人的合作速度,到底能有多快。

對我來說,這樣的親身體會,勝過千百個遙遠的故事。

於是參加了第參次客廳工廠黑客松,第一次到會場,第一次在台北主場自介,第一次體會到鴨七 coding 有多快,再一次發現東西做不出來XD

之後

然後又回到了繼續掛 IRC ,看 Logbot 的日子,然後知道 ETBlue 正在設計新的 LiquidFeedback 介面,知道了什麼是非直接民主,得到很多實用有趣的關鍵字。

看到 lijung 被 clkao 大神感召,神速改版 g0v 網站。

自己為了想做個連連看,碰了 ember.js ,踩到一堆雷,覺得 DOM 根本就是喝醉了,請快點回家。

在 COSCUP 前,注意到萌典用了教育部的筆劃資料,有幸大學時讀過那資料,記得裡面有筆劃資訊,有幸用 canvas 做了出來,沒想到就被 au 收到萌典中,拿到收發了第一個 pull-request !

現在

COSCUP 後,加上大家受洪仲丘案影響,公民意識抬頭,人人關心不公不義的事。 g0v 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,最近大家整理的公報,描述了這幾天的發展。

我學到了:

  • 不要害怕在 IRC 上講話沒人回,但看到剛來的人說話時要多多回他XD
  • 看到別人怎麼帶開源專案,自己怎麼找切入點參與專案。
  • 先求有,再求好。
  • 把別人的有變成好。

現在,我知道自己的關心不能停。知道自己沒能力帶個案子,但也知道要找能切入的點,幫忙完善案子,讓它一點一點地變好。就算不知道明天會變成什麼樣子,但今天能做什麼,掌握在自己的手中!


圖樣圖森破啊 XD

由 Isaac Huang 發佈於 ,並於 2017-11-13 00:00 更新內容